东汉《礼器碑》隶书

  • 2021年6月7日
  • 碑帖

  《礼器碑》刻于东汉时期永寿二年(公元156年)的一方碑刻,又称《韩明府孔子庙碑》,没有撰书人姓名,属隶书碑文,现存于曲阜汉魏碑刻陈列馆。
  《礼器碑》为圆首碑,碑身高173厘米,宽78.5厘米,厚20厘米。碑文记述内容是请求皇上颁赐礼器,用以祀孔及豁免孔子母颜氏、妻亓官氏后代徭发的功绩,号召官吏、士大夫共同出资资助此举。韩勅,字叔节,称韩明府。碑阳末3行及碑阴、两侧刻有104人姓名及捐款钱数,与《乙瑛碑》《史晨碑》合称孔庙三碑。 此碑在书法造诣上有着崇高的地位,碑刻笔画瘦劲而有轻重变化,结体紧密且又舒展开张,捺角粗壮斜行,长波尾部尖挑,风格质朴淳厚,是东汉时期隶书的典型代表,书法水平很高,历来被金石家、书法家奉为隶书极则。
  全称《汉鲁相韩勑造孔庙礼器碑》、又称《韩明府孔子庙碑入《鲁相韩勑复颜氏繇发碑》、《韩勑碑》等。

页尾附《礼器碑》碑帖全高清原图百度网盘下载。

碑阳原文:
  惟永寿二年,青龙在涒叹,霜月之灵,皇极之日。鲁相河南京韩君,追惟太古,华胥生皇雄,颜□┘育孔宝,俱制元道,百王不改。孔子近圣,为汉定道。自天王以下,至于初学,莫不𩥉思,叹卬师镜。┘颜氏圣舅,家居鲁亲里,并官圣妃,在安乐里。圣族之亲,礼所宜异。复颜氏并官氏邑中繇发,以┘尊孔心。念圣历世,礼乐陵迟,秦项作乱,不尊图书,倍道畔德,离败圣舆食粮,亡于沙丘。君于是┘造立礼器,乐之音苻,钟磬瑟䜵,雷洗觞觚,爵鹿柤梪,笾柉禁𡔦,修饰宅庙,更作二舆,朝车威熹。┘宣抒玄污,以注水流。法旧不烦,备而不奢。上合紫台,稽之中和;下合圣制,事得礼仪。于是四方┘士仁,闻君风燿,敬咏其德,尊琦大人之意,逴𢑃之思,乃共立表石,纪传亿载。其文曰:┘
  皇戏统华胥,承天画卦。颜育空桑,孔制元孝,俱祖紫宫,大一所授。前闿九头,以升言教,后制百王,┘获麟来吐。制不空作,承天之语。乾元以来,三九之载,八皇三代,至孔乃备。圣人不世,期五百载。┘三阳吐图,二阴出谶,制作之义,以俟知奥。于穆韩君,独见天意,复圣二族,逴越绝思。修造礼乐,┘胡辇器用,存古旧宇,殷勤宅庙,朝车威熹,出诚造□,𣸡不水解,工不争贾。深除玄污,水通四注。┘礼器升堂,天雨降澍。百姓訢和,举国蒙庆。神灵祐诚,竭敬之报。天与厥福,永享牟寿。上极华紫,┘旁伎皇代。刊石表铭,与乾运燿。长期荡荡,于盛复授。赫赫罔穷,声垂亿载。┘

第一列第二列第三列
韩明府名敕字叔节。故涿郡大守鲁麃次公五千。故从事鲁张嵩眇高五百。
颍川长社王玄君真二百。故会稽大守鲁傅世起千。相主簿鲁薛陶元方三百。
河东大阳西门俭元节二百。故乐安相鲁麃季公千。相史鲁周乾伯德三百。   
(□,表示缺字;┘,表示分行;末3行每行均分3列,列首字对齐,列间有间隔。)

碑右侧原文:

第一列第二列第三列第四列
山阳瑕丘九百元台三百。鲁徐伯贤二百。河东临汾敬信子直千。泰山巨平韦仲元二百。蕃王狼子二百。
齐国广张建平二百,其人处士。鲁刘圣长二百。河南雒阳左叔虞二百。泰山费淳于邻季遗二百。
上党长子杨万子三百。河南匽师胥邻通国三百。东郡武阳董元厚二百。故安德侯相彭城刘彪伯存五百。
处士鲁孔征子举二百。河南平阴樊文高二百。东郡武阳桓仲毅二百。故平陵令鲁麃恢元世五百。   
(碑右侧共4行,每行分4列,列首字对齐,列间有间隔。)

碑左侧原文:

第一列第二列第三列
东海傅河东临汾敬谦字季松千。右尉九江浚遒唐安季兴五百。相守史薛王芳伯道三百。鲁孔建寿二百。
时令汉中南郑赵宣字子雅。司徒掾鲁巢寿文后三百。相行义史文阳公石煇世平百。
故丞魏令河南京丁?叔举五百。河南偃师度征汉贤二百。鲁傅兖子豫二百。任城亢父治真百。
左尉北海剧赵福字仁直五百。南阳平氏王自子尤二百。鲁孙般三百。鲁孔昭叔祖百。亓庐城子二百。   
(碑左侧共4行,每行分3列,列首字对齐,列间有间隔。)

碑阴原文:
  曲成侯王暠二百。辽西阳乐张普仲坚二百。河南成皋苏汉明二百,其人处士。河南雒阳种亮奉高五百。故兖州从事任城吕育季华三千。故下邳令东平陆王褒文博千。故颍阳令文阳鲍宫元威千。河南雒阳李申伯百。赵国邯郸宋 元世二百。彭城广戚姜寻子长二百。平原乐陵朱恭敬公二百。平原湿阴马瑶元冀二百。彭城龚治世平二百。泰山鲍丹汉公二百。京兆刘安初二百。故薛令河内温朱熊伯珍五百。下邳周宣光二百。故豫州从事蕃加进子高千。河间束州齐伯宣二百。陈国苦虞崇伯宗二百。颍川长社王季孟三百。汝南宋公国陈汉方二百。山阳南平阳陈汉甫二百。任城番君举二百。任城王子松二百。任城谢伯威二百。任城高伯世二百。相主簿薛曹访济兴三百。相中贼史薛虞韶兴公二百。薛弓奉高二百。相史卞吕松□远百。驺韦伯卿二百。处士鲁刘静子着千。故从事鲁王陵少初二百。故督邮鲁开辉景高二百。鲁曹悝初孙二百。鲁刘元达二百。故督邮鲁赵辉彦台二百。郎中鲁孔宙季将千。御史鲁孔翊元世千。大尉掾鲁孔凯仲弟千。鲁孔曜仲雅二百。鲁孔仪甫二百。处士鲁孔方广率千。鲁孔巡伯男二百。文阳蒋元道二百。鲁孔宪仲则百。文阳王逸文豫二百。尚书侍郎鲁孔彪元上三千。鲁孔汛汉光二百。南阳宛张光仲孝二百。守庙百石鲁孔恢圣文千。褒成侯鲁孔建寿千。河南雒阳王敬子慎二百。故从事鲁孔树君德千。鲁孔朝升高二百。鲁石子重二百。行义掾鲁弓如叔都二百。鲁刘仲俊二百。北海剧袁隆展世百。鲁夏侯庐头二百。鲁周房伯台百。

第一列第二列第三列
曲成侯王暠二百。?西阳乐张普䦿坚二百。颍川长社王季孟三百。故督邮鲁赵煇彦台二百。
河南成皋苏汉明二百,其人处士。汝南宋公国陈汉方二百。郎中鲁孔宙季将千。
河南雒阳种亮奉高五百。山阳南平阳陈汉甫二百。御史鲁孔翊元世千。
故兖州从事任城吕育季华三千。任城番君举二百。大尉掾鲁孔凯仲弟千。
故下邳令东平陆王褒文博千。任城王子松二百。鲁孔曜仲雅二百。鲁孔仪甫二百。
故颖阳令文阳鲍宫元威千。任城谢伯威二百。处士鲁孔方广率千。
河南雒阳李申伯百。任城高伯世二百。鲁孔巡伯男二百。文阳蒋元道二百。
赵国邯郸宋瑱元世二百。相主簿薛曹访济兴三百。鲁孔宪仲则百,文阳王逸文豫二百。
彭城广戚姜寻子长二百。相中贼史薛虞韶兴公二百。尚书侍郎鲁孔彪元上三千。
平原乐陵朱恭敬公二百。薛弓奉高二百。鲁孔汛汉光二百。南阳宛张光仲孝二百。
平原湿阴马瑶元冀二百。相史卞吕松□远百。守庙百石鲁孔恢圣文千。
彭城龚治世平二百。驺韦伯卿二百。褒成侯鲁孔建寿千。河南雒阳王敬子慎二百。
泰山鲍丹汉公二百。处士鲁刘静子著千。故从事鲁孔树君德千。
京兆刘安初二百。故薛令河内温朱熊伯珍五百。故从事鲁王陵少初二百。鲁孔朝升高二百。鲁石子重二百。
下邳周宣光二百。故豫州从事蕃加进子高千。故督邮鲁开煇景高二百。行义掾鲁弓如叔都二百。
河间束州齐伯宣二百。鲁曹悝初孙二百。鲁刘仲俊二百。北海剧袁隆展世百。
陈国苦虞崇伯宗二百。鲁刘元达二百。鲁夏侯庐头二百。鲁周房伯台百。   
(碑阴共17行,每行分3列,列首字对齐,列间有间隔;□,表示缺字。)

历史评价:

明末清初金石书法家郭宗昌:
①其字画之妙,非笔非手,古雅无前,若得之神功,弗由人造,所谓“星流电转,纤逾植发”尚未足形容也。汉诸碑结体命意皆可仿佛,独此碑如河汉,可望不可即也。(《金石史·卷上·汉韩明府叔节修孔庙礼器碑》)
②以余平生所见汉隶,当以孔庙《礼器碑》为第一,神奇浑璞,譬之诗,则西京;此则风赡高华,如建安诸子。譬之书,《礼器》则《季直表》,此则《兰亭叙》。(《金石史·卷上·汉曹景完碑》)

清代书法家王澍:
①《乙瑛》雄古,《韩敕》变化,《史晨》严谨,皆汉隶极则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一·汉鲁相为孔庙置百石卒史碑》)
②汉人作字,皆有生趣,此碑意在有无之间,趣出法象之外,有整齐处,有不整齐处。如“下”字、“乃”字、“桑”字之添改,“紫”字、“绝”字之行草,尤觉天真烂然,生气勃出。此皆前古所未有,而今始开创之,遂已启褚公《雁塔圣教序》、颜公《宋广平》等碑之先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二·汉鲁相韩敕孔庙碑》)
③隶法以汉为极,每碑各出一奇,莫有同者,而此碑尤为奇绝,瘦劲如铁,变化若龙,一字一奇,不可端倪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二·汉鲁相韩敕孔庙碑》)
④此碑上承斯、喜,下启钟、王,无法不备,而不可名一法;无妙不臻,而莫能穷众妙。后此惟钟太尉《贺捷表》、王右军《兰亭》、杨义和《黄庭内景经》为能得其不传之妙。欧、虞以后,各得一体,而未届精华。褚河南虽极意摹拟,然具体而微,毕竟一间未达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二·汉鲁相韩敕孔庙碑》)
⑤汉碑有雄古者,有浑劲者,有方整者,求其清微变化,无如此碑。观其用笔,一正一偏,游行自在,动合天机,心思学力,到此一齐无用。此唯捻破管,画破纸,笔成冢,研成臼,渐老渐熟,乃始恍然遇之。口说不济事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二·汉鲁相韩敕孔庙碑》)
⑥书到熟来,自然生变,此碑无字不变。“鲁”字、“百”字,不知多少,莫有同者。此岂有意于变?只是熟故。若未熟便有意求变,所以数变辄穷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二·汉鲁相韩敕孔庙碑》)
⑦吾以《孔和》《韩敕》《史晨》三碑举似学者,以为遒古莫如《孔和》,清超莫如《韩敕》,肃括莫如《史晨》,三碑足概汉隶。其实《孔和》《史晨》二碑皆各就一偏而诣其极,唯《韩敕》无美不备,以为清超却又遒劲,以为遒劲却又肃括,自有分隶以来,莫有超妙如此碑者。则此碑实足并有《孔和》《史晨》之胜。千变万化,而不逾矩,更非《孔和》《史晨》所能尽而知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二·汉鲁相韩敕孔庙碑》)
⑧此碑书有五节,体凡八变,碑文矜练,以全力赴之,故力出字外,无美不备。铭文则矜意稍解,清超绝尘,几欲笔不着纸。文后九人,韩敕大书姓字,文如薤叶,独为矜重。后八人比于铭文,无复矜意,而清圆超妙,动乎自然。碑阴与文后八人风韵略似,而天机浮动,一正一偏,往往于无意之中触处生妙。至两侧而笔益纵绝矣,左侧逾时复作,别开一境,笔虽极纵而清圆超妙,复纵不逾矩。右侧则与已垂竭,但存一段清气于空明有无之间,虽不作意,而功益奇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二·汉鲁相韩敕孔庙碑》)
⑨汉隶之妙,无过叔节此碑。(《虚舟题跋·原卷二·汉鲁相韩敕孔庙碑》)
清代书法家方朔:此碑之妙不在整齐而在变化,不在气势充足而在笔力健举。汉碑佳者虽多,由此入手,流丽者可摹,方正者亦可摹,高古者可摹,纵横跌宕者亦无不可摹也。盖隶法之正变于此碑之正文与阴及两侧已尽,不必一一细指。(《枕经堂金石跋·卷二·旧拓汉鲁相韩敕造孔庙礼器碑》)

近代书法艺术家杨守敬:郭宗昌《金石史》谓是碑下笔,若有神助。王蒻林尤极赞赏。翁覃溪亦称其性情形质,俱臻绝顶,推为汉隶第一。余按汉隶如《开通褒斜道》《杨君石门颂》之类,以性情胜者也;《景君》《鲁峻》《封龙山》之类,以形质胜者也;兼之者惟推此碑。要而论之,寓奇险于平正,寓疏秀于严密,所以难也。(《激素飞清阁评碑记·卷一·汉·鲁相韩敕造孔庙礼器碑》)

相关文件下载地址
©下载资源版权归作者所有;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,仅供学习使用,请支持正版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