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汉《史晨碑》隶书

  • 2021年6月9日
  • 碑帖

  《史晨碑》是刊刻于东汉建宁二年(公元169年)的一方碑刻,又称“史晨前后碑”,无撰书人姓名,是隶书书体,《史晨碑》刊刻后收存在山东曲阜孔庙同文门下。 碑下端曾嵌于碑趺的卯眼中,清代乾隆五十四年(1789年),何元锡将碑根部提升上来,碑全貌才显露。 1978年移入孔庙东庑,1998年移存汉魏碑刻陈列馆。
  《史晨碑》为圆首碑,有额,额高34厘米,无字,碑身高173.5厘米,宽85厘米,厚23.5厘米。 碑两面刻,面向东为阳面,俗称《史晨前碑》,又称作《鲁相史晨祀孔子奏铭》,刊刻鲁相史晨关于祭祀孔子上呈朝廷的奏章,后附四言铭文12韵24句;面向西为阴面,俗称《史晨后碑》,又称《鲁相史晨飨孔子庙碑》等,记叙了史晨到任后谒庙拜孔、修墙饰屋、疏通沟渠、植行道树、设立会市等事迹,与《乙瑛碑》《礼器碑》合称“孔庙三碑”。
  《史晨碑》为著名的汉碑之一。前后碑字体如出一人之手,传为蔡邕所书。结字工整精细,中敛而四面拓张,波挑分明,呈方棱形,笔致古朴,神韵超绝,为汉隶成熟期方整平正一路书法的典型,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。

页尾附《史晨碑》全高清原图百度网盘下载(含《史晨前碑》与《史晨后碑》)。

【碑刻原文】
碑阳
建宁二年,三月癸卯朔,七日己酉,鲁相臣晨、长史臣谦,顿首死罪,上┘尚书:臣晨顿首顿首,死罪死罪。臣蒙厚恩,受任符守,得在奎娄,周孔旧寓。不能阐弘德政,恢崇┘壹变,夙夜忧怖,累息屏营。臣晨顿首顿首,死罪死罪。臣以建宁元年到官,行秋飨,饮酒畔宫。毕,┘复礼孔子宅,拜谒神坐,仰瞻榱桷,俯视几筵,灵所冯依,肃肃犹存。而无公出酒脯之祠,臣即自┘以奉钱,修上案食醊具,以叙小节,不敢空谒。臣伏念:孔子乾坤所挺,西狩获麟,为汉制作,故《孝┘经·援神挈》曰:“玄丘制命帝卯行。”又,《尚书·考灵耀》曰:“丘生仓际,触期稽度为赤制。”故作《春秋》,以明┘文命。缀纪撰书,修定礼义。臣以为素王稽古,德亚皇代。虽有褒成世享之封,四时来祭,毕即归┘国。臣伏见临璧雍日,祠孔子以大牢,长吏备爵,所以尊先师重教化也。夫封土为社,立稷而祀,┘皆为百姓兴利除害,以祈丰穰。《月令》:“祀百辟卿士有益于民。”矧乃孔子,玄德焕炳,光于上下。而┘本国旧居,复礼之日,阙而不祀,诚┘朝廷圣恩所宜特加,臣寝息耿耿,情所思惟。臣辄依社稷,出王家谷,春秋行礼,以共烟祀,余□┘赐先生执事。臣晨顿首顿首,死罪死罪。臣尽力思惟庶政,报称为效,增异辄上。臣晨诚惶诚恐,┘顿首顿首,死罪死罪。上┘尚书。|时副言大傅、大尉、司徒、司空、大司农府治所部从事。┘
昔在仲尼,汁光之精。大帝所挺,颜母毓灵。承敝遭衰,黑不代仓。□流应聘,叹凤不臻。自卫反鲁,┘养徒三千。获麟趣作,端门见征,血书著纪,黄玉?应。主为汉制,道审可行。乃作《春秋》,复演《孝经》,┘删定《六艺》,象与天谈。钩《河》擿《雒》,却揆未然。巍巍荡荡,与乾比崇。
碑阴
相河南史君讳晨,字伯时,从越骑校尉拜。建宁元年四月十一日戊子到官,乃以令日拜谒孔┘子。望见阙观,式路虔跽。既至升堂,屏气拜手。祗肃屑僾,仿佛若在。依依旧宅,神之所安。春秋复┘礼,稽度玄灵,而无公出享献之荐,钦因春飨,导物嘉会,述修璧雍,社稷品制。即上尚书,参以符┘验,乃敢承祀,余胙赋赐。刊石勒铭,并列本奏。大汉延期,弥历亿万。┘
时长史庐江舒李谦敬让,五官掾鲁孔畅,功曹史孔淮,户曹掾薛东门荣,史文阳马琮,守庙百┘石孔讃,副掾孔纲,故尚书孔立元世,河东太守孔彪元上,处士孔褒文礼,皆会庙堂,国县员冗,┘吏无大小,空府竭寺,咸俾来观,并畔官文学先生、执事诸弟子,合九百七人。雅歌吹笙,考之六┘律,八音克谐,荡邪反正。奉爵称寿,相乐终日。于穆肃雍,上下蒙福,长享利贞,与天无极。┘
史君飨后,部史仇誧、县吏刘耽等,补完里中道之周左墙垣坏决,作屋涂色,修通大沟,西流┘里外,南注城池。恐县吏敛民,侵扰百姓,自以城池道?麦给令,还所敛民钱材。┘
史君念孔渎、颜母井去市辽远,百姓酤买,不能得香酒美肉,于昌平亭下立会市,因彼左右,┘咸所愿乐。┘
又敕:渎井,复民饬治,桐车马于渎上,东行道,表南北,各种一行梓。┘
假夫子冢、颜母、开舍及鲁公冢守吏凡四人,月与佐除。┘

(□,表示缺字;┘,表示分行;)

【名家点评】
清方朔认为《史晨碑》”书法则肃括宏深,沈古遒厚,结构与意度皆备,洵为庙堂之品,八分正宗也“(见〈枕经堂题跋〉)。
何绍基说:”东京分书碑尚不乏,八凡遇一碑刻,则意度各别,可想古人变化之妙。要知东京各碑结构,方整中藏,变化无穷,魏、吴各刻便形板滞矣“(〈史晨碑〉跋)。
明代郭宗昌:“分法复尔雅超逸,可为百代模楷,亦非后世可及”。(《金石史》)
清万经:“修饬紧密,矩度森然,如程不识之师,步伍整齐,凛不可犯,其品格当在《卒史》、《韩勑》之右。”(《分隶偶存》)
清方朔:“书法则肃括宏深,沉古遒厚,结构与意度皆备,洵为庙堂之品,八分正宗也”。(《枕经金石跋》)
清杨守敬:“昔人谓汉隶不皆佳,而一种古厚之气自不可及,此种是也”。(《平碑记》

相关文件下载地址
©下载资源版权归作者所有;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,仅供学习使用,请支持正版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